“科技+”让世界读懂中医药语言

  • 时间:2022/09/16 00:00:00
  • 来源:一方制药
  • 浏览:1125

编者按 

岐黄之术,源远流长。中医药学是中华文明的瑰宝,如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,造福全人类,是时代赋予的使命和责任。在此前推出发布三季“岐黄海踪——中医药文化全球深调研”全媒体报道的基础上,南方日报今起推出“岐黄海踪第四季——中医药新势力”全媒体报道,聚焦于中医药全产业链中“传承精华、守正创新”的新势力,探寻中医药走向海外的“密匙”。

✦✦✦

高效液相色谱仪、高分辨质谱仪、高效毛细管电泳仪……一众百万元级别的高端仪器设备旁,一排排传统的中药煲正在咕咕冒着热气。位于佛山的广东一方制药技术中心内,科研人员正在忙碌工作,分析“煲”出来的中药与配方颗粒之间的匹配度。

药香氤氲间,传统与科技交织碰撞:传承千年的中药,究竟是哪些成分在产生疗效?能否通过现代化科技手段加强中药的可控性?粤港澳大湾区的实验室里,年轻的中医药人沉下心来做“慢功夫”,以年为单位,解码中医药背后的奥秘,力图让世界读懂中医药语言。

架起中医药走向世界的桥梁

国医大师禤国维教授曾指出,“中医的国际化发展需要用现代科技来诠释清楚机理,把其中的有效成分整理出来,然后达到可控和精准的目的。”毋庸置疑,中医药要走向国际化,必须有效、安全、可控。目前中医药的有效和安全已经可以肯定,但可控还需要进一步努力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广东一方制药副总经理、首席科学家孙冬梅直指问题所在,“中药走出去之所以难,很大程度上在于西方国家认为中药的质量缺乏数字化衡量标准。”

标准化、可控,这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听到的高频词。“90后”张志鹏就是致力于推动中医药标准化的其中一员。

XX9c9QMuaA.jpg

本科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药资源开发专业、硕士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微生物与生化药学医学专业,张志鹏对于中医药的发展充满信心。毕业后,张志鹏主要负责中药配方颗粒的国家标准研究,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。“别看中药配方颗粒只是简单的一小袋东西,但要生产出与标准汤剂一致的这一小袋颗粒,需要对全国中药材资源、道地产区、中药饮片、标准汤剂、中间体及成品制备过程中的量值传递进行全面研究,实现全过程质量控制。”张志鹏举例,在标准制定上,仅原材料就至少采用15批有代表性的中药材,必须覆盖中药材的道地产地。

所谓配方颗粒,是由单味中药饮片经水提、分离、浓缩、干燥、制粒而成的颗粒,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,按照中医临床处方调配后,供患者冲服使用。中药配方颗粒是否能保证与中药饮片一样的疗效?如何保证质量?一切都需要用实验来检验。

“目前公布的200个品种的中药配方颗粒国家标准中,薄层色谱鉴别、特征图谱、多含量测定、农药残留控制、重金属控制和真菌毒素检测都是国际通行的检测方法。”孙冬梅指出,中国的配方颗粒市场已经接近200亿元,应尽快推进中药配方颗粒国际标准的制定和发布,争取国际市场的话语权。

据介绍,目前一方制药的中药配方颗粒已经进入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2019年,一方制药充分利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优势,与澳门科技大学合作承担广东省科技计划项目,共同推进制订大黄、黄连ISO国标标准。

科学研究使的是“慢功夫”。这条路没有捷径可走,需要在实验室繁琐复杂的工序中挥洒青春和汗水。

张志鹏坦言,中药配方颗粒有700余个品种,要确保每个品种都能保证与标准汤剂相一致,挑战还是挺大的。“尤其是含受热不稳定成分的中药配方颗粒,工业化生产工序流转多而复杂,受热时间长,如何确保与标准汤剂相一致?需要针对700余个品种,开发不同的生产工艺。”这一过程中,只能大量查找文献,在反复试错中总结经验。

科研枯燥,有同行者又另当别论。“我们实验室约90%都是年轻人,基本上是二十五六岁,甚至已经有‘00后’加入团队。”目前已经是一方制药技术中心副经理的张志鹏笑着告诉记者,每攻克一个技术难关,拿下一个国家标准,成就感都毋需多言。“中医药博大精深,一切是那么的捉摸不透,一切又似乎有迹可循,充满了无限的惊喜和可能,值得一辈子去探索。”张志鹏说。

来源:南方日报